热能工程系

Department of Thermal Engineering

倪维斗(50入学留苏)

倪维斗(50入学留苏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衷心希望,通过两岸倪维斗的交往,能在海峡两岸的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术、情感交流中,尽菲薄之力,为祖国的统一多做贡献。

几年前,母校收到一封美国来信,信封上写着“清华大学倪维斗教授收”。我拆开一看,信中内容却与己无关,说的是在美国的父亲要他在台湾的儿子买药。我急忙再看信封,原来有“新竹”字样,这才悟到是美国邮政的“马大哈”,把应寄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的信寄到北京清华大学来了。我急忙把原信封上寄回美国,信中附便条,对信已误拆表示歉意,同时对如此巧合表示惊讶。人们一般以为“倪维斗”是很难重名的,有此巧合也算是缘分吧!

过了不久,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倪维斗教授来信,还寄来了合家欢照片,他是物理系教授,入清华是台湾高考第一名,专攻相对论和重力交互作用理论 。他的年纪比我轻得多。从他的来信得知,我和他还是同乡,都是浙江宁波镇海人,真可谓清华一大奇闻!

从此,我和他“维斗兄”“维斗弟”之间就经常鱼雁往还。新竹倪维斗学长寄来了由他主编的《天文学》杂志,还寄赠以台湾新竹清华大学为主的《科学月刊》。

几年来,我们都想有机会见面,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尚未实现。原订1991年9月份台湾新竹倪维斗教授将随旅游团来北京,后因组团人数不够而作罢。一次,有一旅游团从台湾来北京,其中几位受新竹倪维斗之托,专程来清华看我,可惜我当时出差未遇,他们把我太太请到颐和园听鹂馆,欢聚了一次。

1993年2月,两岸两位倪维斗教授终于在北京清华园亲切欢聚。原来新竹清华大学倪维斗教授参加国际会议路过北京,停留不到一天。我闻讯后,于当晚8时驱车亲自迎接到校共叙家情。我们欣喜地发现,两人竟有“七同”:同名、同姓、同职称(教授)、同校(清华大学)、同乡(浙江镇海)、同生肖(都属猴,新竹倪维斗比我小一轮)、同是四兄弟。身居两岸清华大学,巧遇“七同”校友“弟兄”实乃“三生有幸”,也是清华奇缘。此次会晤比较匆忙,又在晚间,新竹倪教授未及参观北京清华园。

到了千禧之年,新竹倪教授又来北京参加国际会议,特电约我,希望为他组织在清华大学的参观。我想这是增进两岸清华大学的了解,开展科技合作的好机会,故欣然应诺。次日,新竹清华倪维斗在北京清华倪维斗的陪同下访问了物理系和精仪系,并和相关的教授对激光应用作了详细讨论。后,新竹倪维斗和我太太参观了校园,拍照留念,尽兴而返。

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倪维斗教授,正致力于推动大陆与台湾学者在天文研究方面的合作。今年9月中旬,他又来北京天文台、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,商量一个有意义的研究计划。乘此机会我们又相聚了一次。如计划获得批准,他将常来大陆。

海峡两岸清华大学两位倪维斗教授的友谊,经《清华校友通讯》报道以来,又相继见诸报端,已在国内外传为佳话。旅美华侨伍振权先生(原广东台山市第一中学教师),看到1993年5月4日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刊登的《同名同姓同乡人 悠悠两岸清华情》一文后,热情寄诗两位倪维斗致贺,诗曰:

一信巧合 两岸密切

嵌词冠句砌诗致贺

同宗祖脉贯多洲,

姓氏奇缘往返邮;

同读清华谊互织,

名扬世界智交流。

同研科学开宏愿,

乡展文明献大猷;

同是炎黄孙子裔,

校家国誉衍春秋。

我衷心希望,通过两岸倪维斗的交往,能在海峡两岸的学术、情感交流中,尽菲薄之力,为祖国的统一多做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校友总会)

返回顶部